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在莱州程郭镇驻地五佛刘家村,有一座山名叫歇山,歇山之上曾有一座歇山王母庙。相传有一位五台山的和尚某日云游至此,决定在山上修建一座庙宇。筹化物资时,和尚来到街西头村砖窑,向窑主化砖:待砖烧好之时,我自牵驴前来,只需将驴上的驮篓装满砖即可。窑主心想,装满驮篓不过区区几块砖,于是约好九九八十一天后和尚前来取砖。

  提起街西砖窑,还要先说说窑主。清乾隆年间街西出了个名人,姓名已不可考。此人忠厚老实,力大无比,绰号“杉木滚子”。杉年少时,有一天夜晚去离家15里地的柳林头看戏,等走到时,已是半夜戏也演完。杉叹了口气,转身正要回家,却见戏台拐角处有一块顶面凹陷的见方山石。杉一看,此石稍加雕凿可成碓臼,若放在自家过道头,可方便街坊日常使用。杉就扛起这三百多斤的石头,趿拉着蒲窝子,硬是一口气扛了回来。稍年长后,杉看到街西西海崖下乱石丛生,一片荒凉,决定在此建一座砖窑。而那和尚来化砖的那天,正好是杉的砖窑动工的日子。

  首窑烧出的砖瓷实敦厚,碰撞声清脆如铃。“街西砖窑烧出一窑好砖”,大家奔走相告,和尚也从东而来,只见沿路全是和尚带来的毛驴。当初杉答应和尚要将毛驴身上的驮篓全部装满砖,却没想到和尚带来的毛驴竟不计其数。杉不动声色,信守承诺,一边招呼伙计为烧窑师傅和和尚上好茶,一边招呼窑工们装砖。不知装了多少砖,当第一头毛驴已经回到歇山卸下砖时,最后一头毛驴还在窑上装砖呢。这时,奇怪的事情发生了:只见砖出窑,不见坯入窑。一窑砖就这样装了三天三夜。等到装完最后一头驴身上的驮篓,杉再去窑中查看,发现窑中的砖竟一块也没少!回头看时,和尚与毛驴已了无踪迹。

  一年后,和尚设宴宴请施主,杉再去歇山。山顶的歇山庙已建成,高大雄伟,飞檐流角。待席口吉时到来,和尚亲自礼让杉至宴席上座,并向来宾介绍说,歇山庙七七四十九间庙宇所用砖,全部由街西神窑布施。“街西神窑”也自此成名。

  如今,歇山庙虽已不在,但当地十里八乡至今保存着六月初六赶歇山庙会的习俗。神窑的传说虽颇多神话色彩,然而街西砖窑却是的确存在过的。现今街西头村海崖下的几块地段,后人叫做东荒、西荒和南荒。集体劳作前沟壑纵横,遍布水沟,最宽达6米,后被种上菖蒲。比较大的土沟如东荒的东湾、南荒的三角湾,面积最大的位于西荒的潭潭湾约有5亩,传说这都是街西神窑当年烧砖取土留下的痕迹。

  一般都说,烟台因烟台山而得名,而烟台山又是为防倭寇而设立的烟墩,每当海患出现的时候,就在那里放起狼烟来,借以报警。其实,戚继光抗倭是明朝的事,而当时的烟台只不过是一个不大的渔村,是否需要在这里设置军事哨卡,很得画个问号,而且。这里地势既不险要,又不高峻,设了军事哨卡,也不一定发挥作用。倒是那里的一块石头,上面刻着古老的文字,在昭示人们:这里原来不叫“烟台”,而叫“燕儿台”。

  站在烟台的制高点——毓璜顶上,俯瞰烟台,便发现她很象一只展翅飞翔的燕子,一头拱进了北海碧波之中。那燕子头,便是烟台山。

  传说很早很早以前,烟台山下住着一户渔民。一家三口,恩爱夫妻外加个胖小子,生活虽说艰难,可也温饱无虑,温馨自在。谁知天有不测风云,渔人出海打鱼,被漫天的巨浪吞噬了性命。女人痛不欲生,哭瞎了眼睛。

  大海铸造了海边女人刚强的性格,瞎妈妈硬是吃糠咽菜把儿子拉扯大了。儿子不仅出息得模样英俊,而且练就了过硬的本领。海上能使八面风,陆上能开八石弓。更可贵的是一双火眼金睛,不管是风干浪静,还是浊浪排空,他都能一眼看出来,水底下有没有鱼,有多少鱼,是哪一种鱼。只要他把网投下去,保准网网不会落空。谁都愿意跟着他出海打鱼,因为船上有他这样一双“神眼”。

  老人们都说,神眼其实有两双眼睛,一双是他自己的,在海水中泡大的;还有一双是妈妈的,是在苦水中泡大的。有了这样一双眼睛,不光鱼鳖虾蟹逃脱不了,就是披上蟒袍玉带的乌龟王八蛋,也会让他一眼撕下画皮来。

  在诸海龙王之中,东海龙王位置最尊,权势最大。玉帝封他为“群龙之首”,特赐给他一颗火种。有了这颗火种,不管是北海龙王、还是西海龙王,都得向东海龙王俯首听命。这理由很简单,水火不相容。龙王虽能翻江倒海,戏水作浪,可在烈火面前则一筹莫展。既然把那火种吹得神乎其神,诸龙王也就只能闻火而颤栗,称东海龙王为大哥了。

  “神眼”却不买帐。每天驾着小船,遨游在东海之上。对龙王那些虾兵蟹将、鱼族子民都是照捕不误。这且不说,还对东海龙王好大不敬。龙宫里的那些宝贝,哪个不是珠光宝气?可让“神眼”一看,便鄙夷不屑:“什么宝贝呀?不全是些蛤皮蛸须吗?”

  海边的人对龙王崇拜之至,“神眼”不以为然:“他哪里是什么神?哄骗众人的饽饽吃就是了。哪年春天他不去找山神婆鬼混?他兴妖作怪是老没正经,你们还要给他磕头。”

  他兴风作浪了,搅得周天寒彻。那一阵紧似一阵的狂风,呼啸着向岸上袭来,掀起了一排高似一排的浊浪,排山倒海般地往岸上压过来。“神眼”的小船哪里抵得住这如此神力,便在风雨中飘摇。凭着“神眼”的本事,巨浪汹涌倒可以应付,就是那料峭的寒意受不了,“神眼”不由得瑟瑟发抖了。

  这玉燕儿大有一点来历。它原来在玉皇大帝廊庑之下,不知经过几千几万年,修炼成一个美丽端庄而又妩媚多姿的姑娘。东海龙王上天述职,一眼瞥见了,就厚着脸皮向玉帝讨要,玉帝自然就赏赐了他。

  岂料这玉燕当真冰清玉洁,居然不识抬举,不肯跟那东海龙王做那苟且之事。东海龙王一怒之下,便将玉燕贬作使女。

  玉燕心灵手巧,居然很快在东宫成了女红巧匠。这且不说,她还因为善解人意,博得了东海龙王的老相好——山神婆的欢心。山神婆喜欢燕子轻手轻脚的,落地都悄没声的,决不会惊动她与东海龙王的好事。就硬从龙王那里讨走了燕子姑娘,充当了婢女。

  然而,东海龙王还是冷酷地弄瞎了她的眼睛。这不仅因为东海龙王要维护自己“尊长”的脸面,他的风流韵事落入婢女的眼睛总会有人戳脊梁骨的。还因为他实在让燕子姑娘那双眼睛弄得焦躁不安,以致他搂着山神婆时,眼前都闪着燕子姑娘的俊眼。

  东海龙王正搅动腥风血雨要致“神眼”于死地的时候,山神婆带着燕子来了。失明的燕子凭感觉,知道跟龙王正在恶斗的人,实在太了不起了,不仅武艺超群,而且胆量过人。一会儿浊浪把“神眼”推到了浪巅,“神眼”象个威风凛凛的大将军傲然屹立;一会儿,巨浪一下子又把“神眼”压进浪谷,四周的浪山马上就要倾倒,立即就会埋葬“神眼”,可“神眼”却稳操木舵,借着浪坡再次跃上浪尖,燕子姑娘心醉了,她跟“神眼”灵犀相通,越发使“神眼”如同浪中的海燕。

  幸亏,这时山神婆的妖冶令东海龙王春心大作,他迫不及待地要与山神婆幽会了。

  “神眼”说:“东海龙王真坏,他把许多大石头埋在浪底下,专门对付打渔的人。船碎了,人落了海,好喂他的虾兵蟹将。”

  燕子说:“他坏我早就知道,只可惜,我的眼睛瞎了,不然,我一定站在这里,告诉过往渔船,一定别触礁石!”

  “神眼”感激地握住了燕子姑娘的手:“你的心太好了,我把我的眼睛给你,你会成为来往船只的保护神的。”

  “神眼”说:“我不要紧,反正我快……龙王是不会让我活下去的,他是口里眼里一齐往外冒寒气的。”

  “不要紧!”燕子姑娘斩钉截铁地说:“我去偷!偷他的火种。火种一点,哼!他再兴风作浪也没用了!”

  后来,燕子姑娘果然把火种偷了出来。东海龙王厌倦了山神婆之后,再次兴妖作怪,正在大逞淫威时,忽见后方升起了狼烟,烟尘滚滚,遮天蔽日。他的寒意一扫而光。

  直到现在,烟台仍旧是中国北方极难得的不冻港,无论寒流如何袭击,仍不见坚冰封海,就因为当初燕子姑娘窃来的这一把火。这一把火现在仍在烟台山上烧,只是凡人俗眼看不见罢了。

  她对着海边遥喊;“神眼哥哥!永别了!”声音十分凄厉,连塔山都随着一起落泪。

  “神眼”出现了。一见燕子姑娘被铁镣缠身,痛不欲生,忙喊:“等一等!我给你眼睛——”

  天兵天将的头头托塔李天王慌忙抛下了宝塔。这下子可好。“神眼”和燕子都立即变成了石头。“神眼”就是今天的芝罘岛,燕子就成了今天的烟台山。所以烟台山的真名是燕儿台。

浏览次数 :
上一篇:泰京银行与正大集团合作拓展中国市场      下一篇:给我个十几个字的特别玛丽苏的名字

访客评论专区

用户评论: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Baidu